客服电话:400-960-8280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大事件> 法律> 宠物医疗成“贵”圈: 任性收费,尚无监管

宠物医疗成“贵”圈: 任性收费,尚无监管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2018-08-08 10:04:03阅读量:次

内容摘要:大城市里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吸猫吸狗”为很多人带来了陪伴和慰藉的同时,也带来了账单。

    数量不断增长的宠物医疗需求一直难以被满足,这就使得宠物医疗市场长期处于卖方市场

  [在一线城市中,宠物医院诊疗的毛利率大约是50%~60%、宠物用品是30%,而寄养和美容的毛利率在60%以上。其中,医疗可以占到单店流水的70%。]

  大城市里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吸猫吸狗”为很多人带来了陪伴和慰藉的同时,也带来了账单。

  在上海某外资公司上班的Ting近期颇为苦恼,原因是她捡来了一只被遗弃的小狗,小狗长相可爱也十分亲人,不过Ting却在带它去宠物医院检查时得知,小狗可能得了“细小”(犬细小病毒),需要马上住院治疗,住院的费用是每天600元。医生表示不能保证治愈,但给Ting预估了治疗的费用需要7000~8000元。

  Ting陷入了纠结,自己和这只小狗只是一面之缘,但这小家伙却马上需要花费她近一个月的薪水。同时,也使得她对宠物医院任性的收费产生了疑惑。

  第一财经记者向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的12358价格监管平台致电咨询,对方告知宠物医院不属于公共服务、公共产品,不具有公共性、公益性,因而其定价由宠物医疗机构自主明码标价。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监管的空白地带。

  “人财两空”投诉无门

  Ting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为小狗做检查的安安诊所,不过是进行了针对狗狗拉肚子的对症检查,平均一个项目的检查1~2分钟,总耗时10分钟左右,收费630元。

  实际上,宠物医院任性收费的情况几乎是宠物主人们十分头疼却又无可奈何的事。“哪怕真的发生了价格纠纷,也是投诉无门。”多位分别来自北京、广州和深圳的宠物主人向第一财经记者吐槽了芭比堂、派仕佳德、瑞鹏等多家连锁宠物医院。

  “三天五千元就没有了。整个治疗的过程不到一个月,辗转了北京两家大的连锁宠物医院芭比堂和派仕佳德,猫猫还是走了,只留下了近四万元的账单给我。”瑾馨(化名)向记者回顾自己的遭遇时,仍不能释然。

  瑾馨形容自家的猫一直很乖,整个养猫期间都没有生过病。直到今年6月初,小猫不慎从高层坠楼,瑾馨便开始了与宠物医院周旋的历程。救治的过程中,连锁宠物医院的医生向瑾馨释放着可以治愈的信号,尽管在经济上瑾馨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她还是同意了对猫进行化验、检查、手术、加药、输血等治疗手段。

  “作为(宠物)‘家长’,着急治疗的情况下,一般也顾不上问价格了。”瑾馨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她事后向北京一家芭比堂分院的院长咨询医疗价格和用药监管情况时,该院长坦言,行业还很年轻,没有监管机构,都是市场定价。

  资本“金矿”还需强化监管

  萌宠大行其道,带动了行业的突飞猛进。

  宠物医疗是宠物行业中第二大的消费产业,仅次于宠物食品。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市场已经突破1800亿人民币,其中,宠物食品和宠物医疗是增长最快的两大板块。

  在2017年进入宠物行业的资本中,87%投向了宠物食品和宠物医疗。此外,A股和新三板等资本市场上宠物行业公司也均以宠物食品、宠物医疗为主,例如瑞普生物(300119,股吧)(300119.SZ)、佩蒂股份(300673.SZ)、中宠股份(002891.SZ)等。

  “国内宠物食品主要是被玛氏、雀巢这样的巨头把持,而宠物医疗作为宠物产业技术壁垒最高的环节,资本从2015年就开始纷纷入场抢占高地,但受制于市场极度分散,目前该领域仍未出现巨头一家独大的局面。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市场是资本整合颇为集中的部分。”宠物电商“一犬一话”的创始人居一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宠物产业联盟2017年发布的《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中提到,近年来,我国宠物医院数量大幅增加,目前国内宠物医疗机构约1万家,过去五年复合增速13.2%。但业内具有一定专业化水准,且为连锁经营的宠物医院数量占比不足10%。

  宠物医疗机构良莠不齐,同时庞大的宠物数量和旺盛的医疗需求一直难以被满足,这就使得宠物医疗市场长期处于卖方市场。定价话语权全在宠物医院身上,宠物主人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只能接受宠物医院的定价。

  一位宠物医疗资深从业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中,宠物医院诊疗的毛利率大约是50%~60%、宠物用品是30%,而寄养和美容的毛利率在60%以上。其中,医疗可以占到单店流水的70%。

  她进一步分析道,一般而言,城市家庭养宠物,无论宠物生病与否,疫苗、绝育、日常健康检查都是所有宠物必不可少的。以疫苗为例,幼年期宠物1年需3~4针疫苗,终端零售价100元;成年宠物每年打2针疫苗,终端零售价120元;狂犬疫苗80元——平均下来,1只宠物1年消费疫苗200元左右。

  “宠物疫苗市场空间预计就有100亿元以上的规模,再加上宠物美容等泛医疗领域,这一市场规模大约有600亿元的空间。”她表示,看中这一行业前景的资本不少,高瓴资本是其中最为活跃的投资公司之一,甚至专门成立了专注于宠物医疗行业的投资平台——珠海策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目前高瓴资本投资了芭比堂、宠颐生、安安、爱诺、宠福鑫动物医院等多个项目,而获得资本“输血”后的宠物医院扩张速度明显加快。例如,芭比堂在2015年时仅有3家医院,在高瓴资本进入后,目前在全国已经有超过100家医院,今年内预计扩充至150家。

  实际上,除了高瓴资本外,盯上国内宠物医疗市场的还有美国的高盛。去年5月,高盛集团以2亿元投资瑞派宠物医院。今年5月,高盛宣布联合华泰新产业基金、天津瑞济生物向瑞派宠物医院合计战略投资3.5亿元。这笔融资刷新了中国连锁宠物医院领域的单笔融资纪录,同时也是2018年以来,中国宠物行业的最大单笔融资。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副所长张存认为,宠物诊疗具有不同于人类诊疗的特殊性,客观上给宠物医生乱治疗、乱收费提供了便利。哪怕发生了医疗纠纷或事故,很难对宠物进行调查取证,也往往难以维权。

  目前,虽然不像人类诊疗那样管理严格,但宠物医疗行业仍需要相应的政府管理和行业自律,才能走出“高收费”的怪圈,以透明规范的标准化诊疗提供更好的服务。“如今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相信不久的将来,政府会有相应的监管制度出台。”张存说道。